嗯,昨天在上的社發的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從
社區總體價值觀可以扯到這個

我想我百分之兩百是個失意的完美主義者吧,
典型的老大。
也或許帶有一點中間孩子的被燒傷的小孩。

習慣了就沒什麼。
只能看見白紙上的黑點,
如果沒有黑點就會換張紙找出黑點,
我就是這樣的人。

全站熱搜

dusk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